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A烛生活 >【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

【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

2020-06-12 人气:230

【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好野人在乌布】左一天来右一天

如果没有彩虹学校,日子要怎幺过?在家熬了好长一段哥俩无聊、父母耳根不得清静的日子,终于盼来了彩虹学校的开学日。开学日左一天的晚餐时间,我说:“明天就要开学了,你们可得早一点儿起床叫醒我,不然早餐、点心和便当都自己负责,不关我的事。”好野爸附议道:“真的!你们一定要早点儿起床把她叫醒才不会饿肚子!”这次,哥俩完全没有唉唉叫地吃完了饭立刻上楼準备睡觉,我瞟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傍晚七点!哟呼,我的好日子开始啦!彩虹学校开学正日,送了哥俩上学后,好野爸进门就说:“今天彩虹学校的气氛……欢乐得有点儿诡异。”

你是指孩子们都一副久别重逢的开心样吗?

“孩子们当然开心,但父母好像比孩子更开心……感觉上今天的彩虹学校比较像是父母的天堂──一个让父母暂时摆脱孩子的好地方。”看来,开始过好日子的可不止我一个。

彩虹学校开学日右一天早上,是个难得的大晴天,我独自捧着咖啡坐在院子晒太阳,忽然听到手机叮的一声响,原来是卡萝大姐发来一张照片,说明是“你儿子的自画像”。乍看下,只见地中海左右黑髮两片,哇哩咧,不对呀,好野弟没秃头啊!他画的是他爹吧?接着叮叮叮叮叮十七响,卡萝大姐又接连发来好野弟同班同学所画的自画像:“本来只是觉得你儿子的画很好笑,后来一一看下去,发现每幅图画都好有趣,每幅自画像都能看到孩子爸妈的影子,忍不住就全拍下来跟你分享了,哈哈哈哈哈!”嗯……果然,美女所见相去不远。我把卡萝大姐传来的每一幅自画像都仔细地看了一遍,还真的咧,这系列画作的主题应该更名为:我的爸/妈。

只要我愿意,想怎幺玩就怎幺玩啊!

根据两年前好野哥上二年级的经验,我知道好野弟本学年第一学期的主题是“认识自己”。让孩子们画自画像为接下来的学习主题做铺垫无疑是开学第一天最恰当的“破冰活动”。我猜想:在画画的时候,老师应该无法让每个同学都手拿镜子自顾自画吧?那幺,孩子们应该是凭记忆与想像把自己画在白纸上的吧?生命还很稚嫩的孩子、对“自我”还很模糊的孩子,为了老师要求“画画你自己”而在无意识中所完成的“自己”,到底是孩子内心中最愿意成为的样子?还是平日生活中孩子所最常接触、最常看到、心中所最仰望的成人的样子?或许,两者兼具,就像打破几个泥娃娃,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他?嗯……说了一堆,我现在搞懂好野弟的自画像为什幺有他爹的秃头、哥哥的双眼皮、我的红唇和他自己的长头髮了。孩子在自画像中把身边的人糅进自己,是无意识的;我在ARMA画画时,把自己画进模特儿中,却是有意识的。我是故意的。

打从第一次双手空空地出现在ARMA画画,我就打定主意要把当时最想感受到的自己画进每一幅画里。 我要画自己、我要感受自己、我要把自己糅进每一个对象里, ARMA只提供模特儿,没有所谓的“权威人士”在一旁告诉我“应该”、提醒我“也许”。在ARMA画画,是自己的事!哇塞,这简直太对我这思想跳脱的射手座胃口啦!我是画给自己开心的,管她眼前的对象是十二三岁美少女或三四十岁的欧巴桑,只要我愿意,就能把她们定格在永远的25岁;明明每一次出现的模特儿都是传统峇厘岛装扮,只要我愿意,就能把她化身成吉普赛女郎或昭君出塞,至于把左边的美人痣搬到右边来,手上的鲜花贡品变成花一蕊还要半遮面,都是只要我愿意,想怎幺玩就怎幺玩啊!

哟哟哟……我享受在画别人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这乌布的好日子,真是越玩越过瘾了啊呵!